betway必威官网备用 > 休闲生活 > 那个清晨,青年的泪

原标题:那个清晨,青年的泪

浏览次数:89 时间:2019-11-12

一大早,便被母亲叫起。我有些不满,平常我是总要在床上多赖一会儿的。可当我迷迷糊糊的看到母亲紧绷的脸庞时,我好像一瞬间明白了什么,心隐隐的颤抖起来。

          临近七月,毕业的大学生们即将背上行囊,阔别他们生活多年的校园,从此踏上人生新的旅程,为最后的学生时代划上句号。和同学吃上一顿散伙饭,与多年的室友互道一声珍重,再见时怕已是多年以后。校园的四周,一对对相爱的恋人轻声细语诠释着悲欢离合的婉约爱情,哪怕校园里的豪放派词人高唱壮志在我胸,天高任鸟飞,也是抵挡不住校园里淡淡的离愁。

图片 1

村子里突然传出几声犬吠,我一激灵,坐直了身体。

         婉儿接到爱人的电话,约她在桥上见面。她上身白衣,下身着淡蓝牛仔裤,扎着马尾辫,唇儿红润,睫毛翘起,清丽可人。她今天特意精心打扮了一下,准备告诉心上人她的爱情宣言,击败“毕业分手”的校园爱情定律,她要和他一起风雨同舟,共度难关打一场漂亮的爱情保卫战。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母亲平时是极宠爱我的。但现在,她看着我的眼睛,用一种我从未听过的,严肃得令我害怕的声音说道:“我问你,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呆在这儿了?”

        海走过来,倚着栏杆,默默的望向前方。

“你把我叫醒了,你要实现我一百个愿望!”

我动了动嘴唇,低下头没出声。我觉得我知道母亲来的原因,无非是来教训我。因为就在昨天,母亲眼中一向懂事的女儿,贴心的小棉袄,竟然学会了逃学,而理由仅是因为向往城市的生活,多次被拒绝后,想以此逼父母就范。

        婉儿微微皱眉,说你怎么了?

面前站着一个其貌不扬的男人,个子不高,身材有些微胖,穿着一身破旧的粗布麻衣,圆圆的脸黝黑黝黑的,还沾着一些灰尘,鼻子又小又塌,两只小肉眼睁到了最大,嘴巴微微张着,显然是被我刚才的怒吼吓了一跳。

我以为,自己是应该被母亲教训的。并且我还很感激母亲,因为母亲找到我的时候,并没有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动手打我,而是一把把我拉回了家。母亲是动了怒的,从我被攥红的手腕和她红肿的眼睛就可以看出。可母亲什么也没说,转身进了屋子一整天都没出来。

        沉默,还是沉默。

只不过愣了几秒钟,这个男人便清醒过来,双眼立刻迸发喜悦的光芒,泛着油光的脸因为激动迅速爬上一丝红色,只见他张开双臂,仰面对天大笑:

我始终不敢与母亲对视。我怕看到母亲的目光中有对我深深的失望。

        终于海说,马上要毕业了,我准备跟张玉儿一起到省城找工作,我跟她好上了,我们分手吧。

“我找到了许愿神灯!哈哈!”

村子里的狗终于不再叫了,却显得四周更加寂静,我甚至听到了悠远的蝉鸣声。

        婉儿咬着胳膊死命的忍着不哭泣,但泪水早已流过了脸颊。

看着他狂喜的样子,我的内心没有任何感觉,每一次沉睡后的每一次被人唤醒,我面对的都是这样的面孔。他们都是贪婪的,权力,财富,一次又一次,我施展着自己的神力,麻木地给他们实现这令我作呕的愿望。就在我的心底,有一个如此娇小、脆弱的身影开始浮现,她的眼睛那么美丽。想到她,我的心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扭着,愈来愈疼。

我终于忍不住抬起了头,母亲的沉默让我无措,我决定先求得母亲的原谅。

        海子看着伤心的婉儿说,对不起,便转身离开。

熟悉的难受的感觉再次袭来,我只想进入下一次的沉睡,这样我就什么都不用想了。

可母亲打断了我即将出口的话,她只是又一遍的问着我,是不是发自内心的想去城市里生活。

        婉儿看着海子熟悉而又冷漠的背影,她终于忍不住蹲在地上痛哭出来,她多么希望海能够转身说,他错了,而他却就这样渐行渐远,没了身影。

“赶紧说出你的三个愿望,不要浪费时间。”我面无表情地说。

我愣了一下,然后深吸了一口气,坚定地对母亲说道“是!我一直希望可以去城市里读书。”过了许久,母亲缓缓点了点头,我听见她带着很大的决心说了一个字:好。我惊讶得对上了母亲的眼睛,发现母亲深邃的眼睛里翻涌着不知名的情绪。她不再看我,转身离开了屋子。

         经过桥上的学生看着哭泣的婉儿,其中一人说道,怕是毕业分手了,哎 丰满的爱情,残酷的现实,我操!

“神灯啊不要担心,我没那么多的愿望,我的第一个愿望是,我想要很多的钱,要非常多才行。”他用期盼的眼神望着我,好像在向我表达:要多少钱对我来说都不够,我想要用不完的钱。

望着母亲因承担生活的重担而日渐弯曲的腰背,我的内心一阵酸涩。我懂了母亲话中的意思,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

        宿舍里,海子在阳台看着楼下的婉儿,却早已经泪水横流。

“嗯,好,等你回到家,就会发现你的仓库里都堆满了钱。”我冷笑着说。

我站起身,内心挣扎地跟了上去,房子里却早已不见了母亲的身影。我有些焦急的冲了出去,呆呆地看着坐在台阶上沐浴着阳光,相互依靠着的父母。

        小高看着痛苦的海子说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

“太好了,神灯谢谢你,等我有了钱……”

母亲望着家门前这一片小小的菜园,许久无语,只有紧紧锁住的眉头显示了主人的痛苦。父亲在旁边轻声安慰着:“我知道你舍不得,住了几十年的地方,早就有了感情,要不咱不走了,也许她只是一时感兴趣呢?更何况,去了那儿如果找不到工作 ,怎么活呢?”母亲摇了摇头,“我们俩谁不了解她那倔脾气?我怎么会为了自己耽误了她。无论怎么辛苦,对她好的,我都会为她争取到的。只是……只是我真的放不下这儿,真的……”

        海子转过身来说,我不后悔,我只是忍不住不哭。

等你有了钱,你就修建起富丽的豪宅,找来无数的美女,每天享受酒与肉,快活度日。我心里对他接下来要说的话早有准备。

在晨曦中,母亲眼里含着的泪水悄悄滑下,轻抚过她清瘦的脸颊,落在了用水泥铺成的台阶上。看着母亲颤动的双肩,我终是忍不住背过身去,任凭泪水夺眶而出……

        小高又说,值得吗,就因为玉儿老爸是人事局局长,就因为一份工作,你就要跟你不爱的人在一起,遭同学们唾弃,看同学们白眼。

“我就能给村民引水了!村子建在山上,用水不方便,这下终于有钱做这件事了!我还可以给每家买几只牛羊和果树……”

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,那个清晨,有一位伟大的母亲,在她的孩子面前咽下了所有痛苦和无奈,却坐在台阶上偷偷哭泣的样子……

        他说,值!你和婉儿一样,你们都是小羊,而我是山窝窝里来的一只狼,我们分处不同的世界,所以你们不懂。

这个愿望着实震惊了我,这是我听到的第二个不同寻常的愿望。我第一次听到这样单纯的愿望,还是在几百年以前。

         几年后,海和玉儿结婚了,海成为一名公安警察,后来还生了一个女儿;而婉儿却和学校的一名保安结婚了,生了一个儿子。保安在学校的时候,就一直追婉儿,整整追了四年,终于婉儿被打动芳心,这件事在同学圈子里传的沸沸扬扬,都说真爱超越了悬殊的地位,战胜了现实,在大学被传为佳话。

几百年前,我在沉睡中被一个姑娘唤醒,那姑娘有一头秀丽的黑发,还有一张美丽的脸庞,尤其是她的那双眼睛,格外地像两汪诱人的湖水,只是那湖水里泛着悲伤的光。我轻轻皱了皱眉,她可能没有金钱吧。我的出现吓到了她,我对缩坐在地上隐隐发抖的她说:“我是许愿神灯,可以帮你实现三个愿望,如果你缺钱,就赶紧许愿吧。”听到我这样说,她果然不再害怕,并且迅速挪到我身边,颤着声音说:“如果你真的能帮我实现愿望,就请你保佑我的爱人,他去远处那座山上采药已经几天没有回来了,山上有很多野兽,我怕他遭遇不测……”

         那一天,海子在小高面前喝的酩酊大醉,只哭着说,傻啊,傻啊。

原来她并不想要金钱,她只想自己的爱人平安回来,这样美丽的姑娘有着这样一颗美丽的心,她和我以前见的人完全不同,这是一个美好、感人的愿望。“好,不要担心,我马上满足你的愿望。”“谢谢你,神灯。”“好了,我已经施展了神力,用不了多久他就会毫发无伤地回到家里。”

        十年后同学聚会。

就在姑娘要带着我回家时,草丛里冲出了一个男人,手里拿着一把刀,快速来到姑娘身边,一刀杀害了她。她倒在了血泊里,眼泪滴了下来,厄运来的如此之快,她甚至还没有见到心爱之人,那双美丽的眼睛就很快闭上了。

        有同学说,哎呦这不是海局长吗,你可是稀客,你这是头一次参加聚会吧,咱可有十来年不见了,今天怎么得空啊?

我只能痛苦地看着眼前的一切,没有任何办法。我有能力给人们任何他们想要的,却不能给自己许一个愿望。那个男人狂喜着把我抓起来,手上的鲜血刺痛了我的双眼。

        一旁的小刘忙不迭的拉开一张椅子,示意海,他的顶头上司这边坐。

他急不可耐地说:“神灯,快,我要用不完的钱,还要无数的美女,快,赶紧实现我的愿望!”

        海子看了看小刘,笑一笑对着同学说,想大家了呗,便坐在了椅子上。

我说不出话来,他的愿望堵住了我的喉咙。

        酒席上热闹了起来,大家推杯换盏,你来我往,便和身边的人话起家常来,酒过三巡,一女同学忽然说道,今天要是婉儿在,咱班可就真齐了。

“你快点实现啊!”他狠狠把我摔在了地上。

        唰,场面顺间冷场,众人尴尬的望着女同学,又望了望海局长。

“等你回到家就都有了,”我艰难地说出这句话,“还剩一个愿望,赶紧许吧。”

        海呵呵笑了笑,对着女同学问,她现在怎么样啊?

“还剩一个?一个怎么够?这样吧,我最后一个愿望啊,是我想再要一百个愿望!”

        女同学望了望周围,忽然冷笑道,婉儿现在惨了,和那个保安离婚了,一个人带着孩子回老家了,那个保安也是窝囊废,都十几年了,一套房子也买不起,还窝在大学宿舍里,哎!

我看着他罪恶的嘴脸,心里涌起一阵冰冷。

        海沉默了一会,默默的喝着酒,忽然捂住眼睛忍不住低低抽泣起来!

“最后一个愿望……”我看见他马上就要疯狂大笑了,“最后一个愿望犯规!”

        女人眼睛一亮说,现在哭个屁,假慈悲,还不是你害的,还有脸哭!你他妈也是没本事的,还不是靠女人,靠老丈人上的位。

笑容僵在了他的脸上,而我再也看不到那个姑娘的眼睛了。我消失了,再一次陷入沉睡。

        旁边的小刘忽然站起来,你喝多了吧,

思绪又回到了眼前,在那之后,每次被唤醒,我都要面对这个痛苦的回忆。我只能期盼下一次的沉睡,来忘却心中的疼痛。

        哎呦,怎么的,海成了你领导,就拍起马屁了,瞧你那卑躬屈膝的样,女人似乎撒起了酒疯。

“把剩下两个愿望都许了吧,”我疲惫地跟眼前这个男人说。

        忽然,海子红着眼睛站起来,慢慢的说道,我知道你们看不起我,今天我就和你们好好说说。

“我暂时就只有这一个愿望,你跟我回家去吧,剩下两个愿望我慢慢地想。”男人一脸憨厚的笑容。

        我是真的没本事,我在学校不学无术,而且我有自知知明,知道就我这脑袋瓜子能毕业就算谢天谢地了,所以我和学校的保安没什么两样,如果真和婉儿在一起,我的结局恐怕是和保安一样的。我不甘心啊,我不愿意再回到山窝窝里,更不愿意我的后代将来也在山窝窝里,所以我选择了玉儿,这样我就抓住了成功的捷径,也可以解放婉儿,让他找到能给她幸福的人,可我没有想到婉儿会选择了那个保安。

“你就这一个愿望吗?你也太没有欲望了,这样吧,要个美女怎么样?”

       说完,又掩面抽泣了一会,然后又指着女人说,

“我不想要美女,”他笑得很温柔,“我有妻子了。”

       收起你鄙视的眼神,伪善的女人,我怎么就不是成功者,我一不偷,二不抢,三没有小三,我现在有妻子,有儿子,父母亲现在都在城市享清福,兄弟姐妹在城市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,我的社会地位比在座各位都要高的多,事实就是如此,我现在和玉儿过的也很好,虽然没有了一见钟情,没有了初恋,可也有日久生情,我的妻子既是我的恩人,也是我的贤内助。

“那你就随便许两个愿望吧。”

        海子转过头问小高,你曾经问我值不值,现在换我来问你值还是不值!

“愿望这么重要,怎么能随便许。你还是跟我回村子吧,这样我就知道还有什么要你帮忙的了。”他把我装进背篓里,继续出发了。

        我能够这样靠的是我的眼睛,还记得班长是怎么选出来的吗,和选村干部一样啊,一个寝室一个寝室请客请出来的;还记得我们的舞蹈协会是怎么申请来的吗,那个老师百般刁难,结果呢,一条大中华香烟,什么问题也没有了;还记得我们最欣赏的那些优秀的老师,副教授怎么都评不上,而那些个真正的教授在课堂上简直在侮辱教师的职业。这些你们其实都看见了,可惜的是你们都没记在心里啊?

我只能忍受这漫长没有尽头的痛苦。几百年了,每当我醒来,我都忍不住想同一个问题:为什么人要这么贪婪、这么罪恶,为什么他们大部分人除了金钱和欲望什么也不想要,甚至为此不惜毁了他人幸福,害了他人性命?没有人回答我,我感觉那个姑娘受的刀也割在我的心上,我的心在滴血。

        你,伪善的女人,这样指责我很有成就感吗,今天晚上你和他是不是要继续开房啊,哦,纯洁的爱情,要不要调出开房记录啊,我是公安局长,虽然这违背原则,但其实真的很容易;

“我求求你,你赶紧把剩下两个愿望许了吧,我不愿待在你们人世间,我给你们带来愿望,你们给我带来的却是无尽的痛苦。许完三个愿望,我就能再次沉睡了,让我忘记这些痛苦吧,求求你了。”

        你,人民教师,请不要侮辱我的眼睛吧,就你那脑子里肮脏的思想,我在学校已经见识了,误人子弟啊?

听到我说的话,男人把我从背篓里拿出来,他显得很惊讶。“求求你了。”我再次恳求道。也许感受到了我的痛苦,他把我捧到眼前,看着我的眼睛,认真地说:“神灯,我并不知道你还有自己痛苦。你给了我造福村子的能力,我很感激,为了报答你,我决心要帮你许一个愿望,这样就可以消除你的痛苦。不过我也很需要你,我们村子的环境很恶劣,村民生活经常遇到难题,我真的很需要你再帮我实现一个愿望。村子就在前面,马上就要到了,你说好吗?”

       还有你,我们班的诗人,我从你写的文字看出了你的无奈,无能为力的痛苦,你深有体会吧?

这个男人要为我许一个愿望,消除我的痛苦,我终于有救了。我低垂着头,诚恳地告诉他:“谢谢你把最后一个愿望留给我。谢谢你,你是一个好人,现在我们还是到你的村子去吧。”

       还有其他人,你们都是我尊敬和佩服的人,坚守自己的原则和梦想,幸好你们是大多数,不幸的是我过的比你们强,生活的比你们好,抛开别的,单从人脉,你们的小孩就要弱了不止一筹。

男人轻轻拍了拍我,我们又出发了。

       现在,散了吧,我的成功不需要你们来指手画脚。

不知过了多久,我们到了他的村子,进村的第一个房子就是他的家。他很高兴地推门进去,大声喊到:“阿香,我回来了!”顺手把我放在了桌子上。从另一个房间里冲出来一个女人,冲到他身边,紧紧抱着他,呜咽着说:“阿郎你终于回来了!”

       聚会后,海和小高在一家咖啡厅里。海问小高,你看过路遥写的人生吗?

这柔柔的声音仿佛有股魔力,直直穿透到我的心底。我从灯里探出头来,仔细看清了那个女人的模样:她有一头黑色长发,精致的脸庞,那双眼睛,那双眼睛!我傻傻地盯住那双美丽的眼睛,从那双眼睛里我看到的是一颗美丽的心,还有我几百年来的痛苦!是她!

       小高说,看过。

她紧紧抱着阿郎,不住地抽泣,阿郎担心地问她出了什么事,她哭着说:“村子里许多人得了一种怪病,连父亲也治不好,许多人都死了,现在我母亲,我母亲也得了病……”“你怎么样?有没有事?”阿郎赶紧仔细打量她,焦急地问道,她摇摇头,“我还没有事,我担心母亲她快撑不下去了!”她再次哭起来。阿郎拥着妻子,眉头紧皱,突然,他好像下定了决心,坚定地对妻子说:“听说远处那座山上有种能治百病的草药,我去试试看能不能找到!”阿香闻言先是一愣,随即眉头深锁,紧紧抱住了他:“不行,那山上有许多的狼,你不能去冒这个险……”

        海说,你看我和婉儿的经历像不像路遥先生笔下的高家林和巧珍?

最后的谈话听来竟如此熟悉,我好像明白了,几百年过去,眼前这对伉俪情深的夫妇,居然有着如此深的缘分!上天又让他们在一起了!激动,开心,欣慰,我感到内心的痛苦一点点的退却了。虽然他们的外貌看起来是那么的不相配,但是,他们都有着一颗善良美丽的心。这样的一对人,有什么理由不让他们好好的生活!

        高家林没有成功踏出生养的土地,而我能,因为,时代变了,环境变了,生活的土壤变了。

“不用去冒险,不是还有我在吗?我来帮助你们!”我提醒阿郎。阿郎一下子兴奋起来,对怀里吓得缩着身体的妻子说:“不要怕,这是许愿神灯,他可以治好这种怪病!”我从灯里飘出来,阿香微微往后躲了一下,我看着她闪亮的眼睛微笑着说:“不要怕,赶紧许愿吧!”她迟疑了一下,但还是在阿郎目光的鼓励下颤着声音说:“如果你真的能帮我实现愿望,那就请你把村子里所有的人都治好,叫他们健康地活到老吧!”

       婉儿是固守真爱的人,之所以爱情散了,也是因为时代变了,环境变了,生活的土壤变了。

许愿的方式和第一次都是一样的,她是真的回来了。我点点头,“你母亲已经好了,不用再担心了。”他们两人很高兴,紧紧地抱在一起。

       知道为什么你会成为我最好的朋友,如果说婉儿的爱情是悲,而你和她能够克服重重困难,不离不弃的在一起,总能让我感到欢乐! 为什么我要说你们是小绵羊,而我是狼,因为狼为了不饿肚子,可以吃草,而羊饿了却永远不会吃肉。

阿香忽然又抬起头来望着我,真诚地问我:“谢谢你,神灯,谢谢你救了我们,我们该怎样报答你呢?”

图片 2

阿郎温柔地看着她,轻轻地回答她:“神灯有自己的苦恼,我们把最后一个愿望给他,帮他消除痛苦吧!”

阿香已经不再害怕,她点点头,走到桌子跟前来,郑重地说:“神灯,放心吧,我这就许愿让你重新快乐起来!”

我还有什么愿望呢?看到善良的她又重新活过,找回曾经上天欠她的幸福,我的痛苦已经烟消云散了。

“最后一个愿望,我要让你们幸福快乐地度过一生。”

他们彼此对视了一眼,脸上充满了不解,“神灯……”

“听我说,看到你们能够走到一起,我感到很欣慰,你们这样好心肠的人值得幸福快乐的生活,我的痛苦已经消除了。这最后一个愿望我还给你们,所以,赶快许愿吧!”

他们幸福地笑了。我也笑了。

“我们要幸福地过完这一生,也要神灯不再有烦恼。”

“愿望达成!再见!”

本文由betway必威官网备用发布于休闲生活,转载请注明出处:那个清晨,青年的泪

关键词:

上一篇:达成

下一篇:是心灵深处最美的繁花